禹七日

我将驻足于此

【果糖】周期恋人 水曜日

周期恋人 水曜日

*

“要不....去我家住一晚上?”


田柾国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建议混着私心一同提出来。


闵玧其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小心思,但眼下是实在没办法,况且他又不讨厌和田柾国多相处。


不,大概不止是不讨厌吧。


他托着下巴靠着栏杆稍微纠结了一会儿,轻轻点了点头。


“那行吧。”


在他撑着栏杆的时候,田柾国一直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角。虽然闵玧其这次是真的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安全线内,但田柾国还是不放心。甚至闵玧其只要一靠近那个栏杆他的呼吸频率就要快两拍。


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
田柾国得到满意的答案后,开心的眯起眼睛。他一手揽住闵玧其的腰把他拉回自己怀里,贴在闵玧其的颈窝使劲吸了吸。


是洗衣粉,和淡淡的薄荷香。


很好闻。


闵玧其一时半会儿还有点接受不了这样亲密的动作。红着脸拉开田柾国搭在自己腰上的手。不过这次他没有向往常一样甩到一边,而是慢慢的握住了那只骨节分明的手,与他十指相扣。

既然要做恋人,就应该尽职尽责。

闵大会长对此是这么解释的。

“走吧,”他扯了扯衣服下摆,把混乱中被弄皱的校服扯直,“你带路。”


田柾国抬手抚平闵玧其头顶翘起来的毛。像讨好小猫似的揉了揉。果不其然招来闵玧其一个标志性的白眼球。不过从田柾国的角度来看那个眼神不仅毫无杀伤力,反而更像极了被惹怒炸毛的猫,可爱的不行。


他用力回握闵玧其的手,捏了捏:“嗯,回家吧。”


一起回去吧。


边说边牵着闵玧其拐进了同一条街的另一个小巷。


闵玧其看着他们俩紧紧握在一起的手,嘴唇抿了起来。


不过,话又说回来了。等会儿该怎么跟田柾国的父母解释呢?


说是朋友的话田柾国肯定会不开心;如果说是恋人,那他要应对的就绝对不止田柾国了。


刚刚怎么忘了这一茬。


闵玧其烦躁的甩了甩头发。所以说人不能冲动啊。


田柾国在旁边默默观察了一阵,用手握拳掩住嘴巴,象征性的咳了两声:“我爸妈这段时间都出差,不在家。”


闵玧其有些吃惊的抬起头,正好撞上田柾国黑洞洞的眼睛。


嘴唇动了动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
跟有些人的交流不需要过多的语言。

比如金南俊。

比如田柾国。

不过田柾国洋洋得意一副把他看穿了的表情还是让闵玧其有些不爽,警告似的用胳膊肘捅了捅田柾国的侧腰。田柾国赶忙笑着躲开。


“我是哥啊!”闵玧其抬手拍了拍田柾国的脑袋。


“好好,是哥。”


闵玧其闻言依旧有些不满的弩了弩嘴。


总感觉被敷衍了?


*

咔哒


握着钥匙柄的手轻轻一扭,将空无一人的房间打开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习惯性的喊了一声,对拉着闵玧其跨过低矮的门槛,“进来吧。”


闵玧其站在门口看了看,确定是真的没人后才蹲下身子,开始解鞋带。


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也不知道在虚什么。


始作俑者不是还愉快的在自己眼前蹦跶着吗?


自打闵玧其进了门,田柾国就跟一个家里来了客人的小孩子似得,兴奋地坐不下来。书包一扔就带着闵玧其“参观”他家去了。


“等等等等!”闵玧其一个急刹车扯住眼前活蹦乱跳的小兔子,“淋了雨赶紧去洗澡啊,你衣服全湿了。”


田柾国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早就没有一处是干的了。校服和外套湿哒哒的贴在身上,扯都扯不开,难受的很。


不给田柾国反应的时间,连推带搡的把他给推进了浴室。脑袋抵在门缝上,用手压着门确保田柾国不会跑出来。


“你先洗,我是哥听我的。”


说罢立马反手把门“哐”的摔上。


田柾国站在铺满白瓷砖的浴室中央,看着紧闭的门,捏紧了手里的衣服。


看似不近人情的学生会长,心底其实暖的不行。


闵玧其在门上靠了一会儿,起身去了客厅。


就当还他刚才的人情吧。这种天气可是很容易生病的。


啊嘁!


用手指揉了揉鼻子。这大晚上的谁在惦记我呢。


*

待两人都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。已经是凌晨一点了。


田柾国抱着胳膊站在窗前,雨点打在他映在窗户上的倒影上。一道闪电撕裂了漆黑的天,转瞬即逝。


“如果明天早上起来还是这样,估计就不用上学了。”


闵玧其披着一块大浴巾,坐在沙发上刷着天气预报,打了个哈欠:“就算明天要上学我也绝对起不来,”用手按了按屁股底下潮湿的海绵块,虽然不会沾湿衣服,但这么坐着总归是不太痛快,“你家一直都这么潮吗?”


田柾国走过去盘腿坐到沙发前的地毯上,后脑勺靠着闵玧其的膝盖撕开一包薯片,咔擦咔擦的吃起来。


“没办法,住一楼的都是这样。”含糊不清的说道,“不过住一楼也方便,如果我钥匙丢了就直接从窗户翻进来。”


所以我很庆幸你不住一楼。田柾国在心里补了一句。


闵玧其没接话。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下的田柾国嚼东西。脸颊两侧被薯片塞满鼓了起来,腮帮子上下来回的动。


完全就是兔子啊。闵玧其勾起嘴角,默默的想道。


“喂,”用膝盖顶了顶靠着自己的人,示意他起来,“该睡觉了。”


田柾国站起身,咽下最后一块薯片,往里屋走去。


闵玧其一把扯住田柾国的袖子:“我睡哪?”


“嗯?”田柾国眨巴眨巴大眼睛,“难道不是跟我一块儿睡吗?”


闵玧其左眼跳了跳,一脸冷漠: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翻窗户。”


“…..对不起。”


小小年纪一天到晚净想这些有的没的。


*

正当闵玧其准备睡下时。床头突然传来了细微的敲击声。


“哥,”墙对面的少年轻声呼唤道,“听得见吗?”


闵玧其将手抚在墙上:“嗯,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,就是来跟你说晚安。”


闵玧其怔住了。自从他离开家孤身一人搬到了南城,已经很久没有人跟他道过晚安了。


他直直的盯着平滑的墙面,想象着在这墙对面,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。


就像是…装满了星星。


扑通。扑通。心跳声在静谧的小房间里逐渐变大。


闵玧其懊恼的拨了拨还未完全干透干的头发。好吧他承认,田柾国是真的很会用这些细小的日常杀他个措手不及。


“哥?”充满磁性又不失稚嫩的嗓音再次响起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
是闵玧其很喜欢的声音。


“啊…”深吸了两口气,压下不受控制的心脏,“没事。”


“那快睡觉吧,明早我叫你。”接着就是一阵吱呀吱呀床架的闷响,田柾国裹着被子睡觉去了。


闵玧其笑着捏紧了枕头,慢吞吞的趴回被子里。


晚安,我的少年。

*

当晚,闵玧其做了个噩梦。


具体是什么他记不太清了。就记得自己到了一个非常热的地方,烤的他浑身冒烟,闷的他喘不过气来。他开始没方向的四处乱跑,但怎么都逃不出这个鬼地方。


然后,闵玧其两腿一蹬,伴随着一声巨响卷着被子掉到了冰凉的地板上。


操。


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。想要撑着床沿回到他温暖的小床,不料两眼一黑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
感觉整个身子是真的烧起来了,脑袋很重,脖子酸痛的不行。


结果出问题的人是自己吗。


额头抵在床边上低笑了两声。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,气流划过气管的时候是火辣辣的痛。闵玧其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
不会是气管炎吧。


现在额头接触到的地方都是凉的,包括还残留着他本人体温的床单。


罢了,换个角度想至少明天又可以逃一天课了。


啪。


开关的声音。


突如其来的光让他下意识的皱起眉。抬起胳膊想遮住眼睛时,田柾国又把灯给关了。


一进门就看到哥哥面色潮红喘着气坐在地上,这可不太妙。


闵玧其努力的支起脑袋去看他,未果。田柾国叹了口气,走到闵玧其跟前蹲下去。用手扶住他的后脑勺,把人搂到自己怀里。


滚烫的气息撒在田柾国的颈脖四周。闵玧其现在就像一滩泥似的软倒在田柾国身上,还是扶不上墙的那种。


“到底谁才是被照顾的那个啊?”田柾国一边小心的把怀里的人扶回床上一边打趣道。


闵玧其很想转过头翻个白眼给他,奈何现在的自己根本没那个力气。只能动动嘴皮上的功夫。


“嘚瑟个屁,要不是我让你先去洗现在倒在地上的就不是我了。”


不愧是闵玧其,嗓子都哑成这样了还嘴硬。


田柾国用手摸了摸闵玧其的额头,又给他盖上被子:“行行行,你先躺着。”


家里好像也没什么对的上症的药,这个点儿估计也没有药店还在营业吧。


不过田柾国还是决定出去碰碰运气。要是把闵玧其脑子给烧坏了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
更何况他也不舍。


然而他走到门边,忽然身后传来糯糯的声音阻止了他的脚步。


“别走…”


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还傻愣愣的又问了一遍。


“你说啥?”


“别走,留下来陪我。”


听着恋人有些沙哑的声音,田柾国感觉像是有猫爪在挠抓着自己的心脏。


闵玧其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。高温把他烧的有些神志不清,鼻子也被堵住了,只能用嘴呼吸。炙热的气体连带着嘴周围的被子和枕头都开始变热。


当然升温的不止这些东西,还有田柾国。


他咬紧嘴唇背过身去。告诉自己这是个病人,不能趁人之危。


一个深呼吸,把仅剩的冰凉的空气吸进肺里。


“我不走,”冷静了一会儿,依旧背对着闵玧其,“我...去一下洗手间。”说完赶紧跌跌撞撞的逃离了这个让他充满犯罪欲望的房间。


闵玧其把被子拉下一点,露出笑的弯弯的眉眼。


有这个人在的话,发烧的夜晚应该不会太难熬了。

*

金泰亨今天依旧是被闹钟叫醒的。

早晨七点的天因为雷雨天气异常的昏暗。

田柾国那小子今天也没来啊。

叹了口气,揉了揉眼睛翻下床。

带着一身怨气走到洗手间排了宿便。出来的时候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,比平时还要早十五分钟。

金泰亨得意的勾起嘴角。看嘛,我并不需要田柾国啊。

这么想着金泰亨哼着小曲换上校服出了门,路过一楼那扇门的时候还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一眼。

田柾国肯定还在睡觉,就等着被罚吧。

他原以为他的微妙的喜悦能持续的很久。然而这时短信提示音响了两下,掏出来一看这才得知今天由于暴雨,学校都停课了。

金泰亨嘴角抽了抽,转身一脚踹到田柾国家门上。

真是便宜你了。

嘶———好痛!!

金泰亨痛苦地蹲下窝住脚踝,又是吹又是揉的。

在田柾国家门口耍了一会儿宝,他才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。

怎么这么大动静还不出来。

难道…

金泰亨想起自己前两天看的一部电影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上厕所的时候被河童从马桶拖到下水道了??!

很有可能诶。

不行。

金泰亨猛的站起来,不小心又拉到刚才伤到的地方疼的他咧起嘴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我我我得去救他!

金泰亨撸起袖子,走上前去把房门拍的震天响。

“柾国啊你在里面吗?田柾国!”

*
其实田柾国早就听到外面有动静了。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肯定又是金泰亨在犯病。可惜他现在佳人在怀,怎么会花时间去跟金泰亨耗。

田柾国闭着眼睛为怀里的人拉高被子。门外很快安静下来。

满意的伸了个懒腰,把闵玧其抱的更紧,接着睡觉。

然而很快,响亮又急促的敲门声再次把他给吵醒了。

还混杂着熟悉的低音炮。

田柾国皱紧眉头,把脑袋闷到枕头里。他现在有些理解闵玧其被他叫醒时的感觉了。

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有精力啊。

轻手轻脚的下了床,用手指尖戳了戳闵玧其白嫩的脸颊。

肉肉的。

看到哥哥凹陷下去一小块的脸,被金泰亨吵醒的怨气似乎也没那么重了。

另一边。金泰亨还在不知疲惫的拍着田柾国家的门,手有点酸了干脆就整个人都靠在上面边发着呆边无力的敲着。

他不会真的死里面了吧。

那以后谁陪我吃羊肉串儿啊……

卧槽这门怎么突然开了!!

重心原本全部压在门上的金泰亨,在门打开的瞬间扑倒里面的人脚下摔了个狗吃屎。

田柾国:………

叹了口气,把金泰亨拉起来摆直:“又干嘛啊哥?”

金泰亨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,干笑两声:“咳…我这不是担心你吗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田柾国问道,有些不放心的瞟了两眼里屋。

“你这两天都丢下我自己跑了!我还以为…”

“唔…田柾国?你站在这儿干嘛呢?”

有些沙哑的声音软软的,轻轻地传入两人的耳朵。

只穿着一件大体恤和运动短裤的闵玧其睡眼惺忪的走到客厅,乱蓬蓬的头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完全就像一个小孩子。因为还在发烧的原因步子晃来晃去的,一双好看的腿也跟着到到处乱晃。

田柾国喉结上下动了动,不着痕迹的挡住了金泰亨的视线。

金泰亨彻底懵了,看看田柾国又看看不明所以的闵玧其。

“田柾国你你你私藏男人!!”

……

田柾国挑了挑眉毛。转身,轻轻关上门。

拜拜了您嘞。

*
田柾国踩着拖鞋走到闵玧其身边,拉着他坐到沙发上。

“怎么起来了?”

“还不是你在外面吵…”闵玧其头枕在田柾国肩膀上。虽然有点硌,但总比靠自己的力气撑着异常沉重的脑袋好多了。

“很不舒服吗?”田柾国在腿上放了个枕头,慢慢的扶起闵玧其的头让他躺上去。

“头疼。”皱紧了眉,甚至连字都不愿意多说几个。

田柾国掀起闵玧其被汗湿了的刘海,抚摸他的额头。烫的惊人。

这样下去可不行。田柾国焦急的舔了舔嘴唇。

“哥,”他弯下身子,放软了声音,“哥先自己呆一会儿,我去买药马上就回来好吗?”

闵玧其有些不乐意的蹭了蹭田柾国的肚子。但也没办法,病还是得治。只得点点头答应。

“那你快点。”

田柾国笑起来,用手帮闵玧其理了头发。

“嗯。”

到房间里给闵玧其拿了床被子盖上。犹豫了一会儿,田柾国蹲下身,盯着闵玧其红肿的嘴唇,迟迟没有动作。

会生气的吧?

强压下心里的燥火,温柔的掀开了闵玧其的刘海,在他光滑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了一个吻。

暂时在这里做个标记吧。

闵玧其猛的睁开眼睛,用手捂住额头被田柾国亲过的地方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

*

闵玧其趴在沙发上。听到门吱呀地打开,关上。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太好,即使是在屋里也能清楚的听到田柾国的脚步声。声音逐渐远去,到最后只剩下密集的雨滴声,啪嗒啪嗒的打在石板路上。

稍微有点寂寞。

啧。

果然人生病的时候就会矫情吗?

闵玧其扶着沙发坐起来,眼前一黑。使劲按了两下太阳穴,艰难的挪着步子走到了阳台上。他知道如果去药房肯定得经过田柾国家阳台前的那条路。

倒不是特意来看田柾国,生病了也应该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吧。

果不其然,一个身影急匆匆的从拐角处跑出来。

看着越来越近的田柾国,闵玧其揉了揉太阳穴。

下雨天还跑这么快,真是嫌命不够大。

心里这么诽谤着,嘴角还是不由自主的咧了起来。

嘴巴好像也没那么苦了。

原本打算就这么看几眼,等田柾国跑远了再回去接着睡。不料田柾国跑着跑着突然拐了个弯,跨过草丛跑到阳台前,抓住了闵玧其的手。

“穿这么薄站在这儿不怕着凉吗?”

穿的这么少万一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。

“还是说,”田柾国抬头望着一脸呆滞的闵玧其,又凑近了些,“这么快就想我了?”

闵玧其回过神,一脸嫌弃的推开田柾国的那张俊脸:“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赶快给我买药去。”

田柾国笑嘻嘻的拿开闵玧其的手,故意捏了两下才转身离开。

“等等!”

田柾国停下脚步。转过身发现闵玧其还站在原地,病态白的脸上浮出一抹微红。

“你…走慢点…雨天路滑。”

从牙缝里憋出这段话后抓着栏杆深吸了几口气。慌忙转身欲离去。

田柾国咬紧嘴唇,脚不由自主的走向闵玧其。

是你逼我的。

本来也没那么喜欢你。

“等等,哥。”

田柾国轻声唤他。

但是在挖掘你的路上,我好像陷进去了。

闵玧其背对着田柾国站了一瞬,满脸不情愿的转了过去。

“干嘛……唔!”

他睁大了眼睛。田柾国的脸瞬间放大。

田柾国吻了他。

温热的唇贴在闵玧其的薄唇上。舌头轻轻的推开他的贝齿,温柔的舔舐他的上颚。闵玧其的手不自觉的抓住田柾国手腕,微微颤抖着。

噗嗵噗嗵。

电视机的声音消失了。雨声消失了。全世界都安静了。只剩下他的心跳声。

噗嗵噗嗵。

是血液沸腾起来的感觉,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煮熟了。滚烫的血从心脏涌进大脑,让闵玧其有些缺氧,两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。田柾国手疾眼快地揽住他的背,加深了这个吻。

哥哥的嘴唇跟想象中的一样柔软,有一股淡淡的香草味。

真想把他吃下去。

田柾国看着闵玧其近在咫尺的瞳孔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好喜欢你啊。

呼吸逐渐变得急促。田柾国松开闵玧其的唇,去吻他的脸颊,喜于看到他因自己染上别样的颜色。又去吻他的眼睛,感受他的睫毛因自己而颤抖。

顷刻。他放开了闵玧其,抓着他的肩。闵玧其喘着气,他张了张嘴,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田柾国把拇指抵在闵玧其的嘴唇中间,缓缓开了口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

闵玧其直愣愣的站在原地,看着田柾国的背影再次消失在雨中。

失神的点了点还带着余温的嘴唇,手垂下来覆在还未平定的心脏上。

接吻了啊…

一开始还真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。

而且竟然是田柾国主动。

真不爽。

闵玧其用敲了敲脑袋,长吁短叹的走回了房间。

看样子他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的接吻对象是个男的有什么问题。

*

田柾国跑到一半,确认闵玧其看不到之后才悄悄的松了口气。

别看他方才那么镇定,实际上吓得心脏都快蹦出来了。

其实他完全没把握闵玧其不会推开他,连被拒绝后的说辞都想好了。

但是他竟然接受了。

那是不是证明闵玧其不止是把这段关系当作一个大冒险了呢?

田柾国用手掩住嘴,加快了脚步。

给我一点时间吧,会证明给你看的。

是我先迈出的那一步。我会继续走向你,一步比一步更加坚定不移。

-TBC-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30)